曾嗅花柳之屌丝崛起

常德迄今为止,累积为客户创作及编辑书稿50余部,总字数逾1000万字,其中的代表性作品有《信仰的灯塔》、《沧桑》、《跨越山川云终开》、《掰直命运的拐点》、《将自己所爱许以余生》、《将每一个角色做到》、《人生座座山》等;累积创作中长篇小说8部,总字数逾350万字,分别为与百度签约的《小恩似恩,大恩如仇》,与天涯签约的《人妖殊途之生死恋》,与礼智文化签约的《寻找对等的爱》、《断爱·一树花雨》、《影子人生》、《村里人的人生观》、《曾嗅花柳之屌丝崛起》、《弥道》,全部小说分别在QQ阅读、掌阅及迅雷阅读

001 死神,请将我带走

在我的生命中,曾经四次差点让死神带走!

次,我在山里面玩耍,不知道哪个有娘生没娘管的王八蛋扔下来一块比拳头还大的石头,不偏不倚砸在我脚后跟上;

第二次,我刚学会骑自行车,骑得太带劲儿,撞上了一地痞的妹子,被其家人揍了一个半死,腿肿成平时的三倍粗,连裤子都穿不上,悲剧的我在床上躺了整整三个月才缓过神来;

第三次,被一只野狗追了半里地,吓得尿了一裤裆,狗被打走了以后我两腿一软,从山上滚了下去,200米后被一棵树卡主,头上缝了十多针,吊针挂了两周多。

第四次,我们镇子上一个哥哥睡了亲弟弟的老婆,弟弟发现后恼羞成怒,将嫂子杀死,又追着杀哥哥,哥哥跑出来后刚好从我身边经过,弟弟杀红了眼,要不是我躲得快,你们现在就真的在看鬼故事——鬼写的故事。

死神曾离我有多近,在困难面前我就有多坚强,我什么都不怕,除了我心爱的女人离开我。

如果一定要离开我,请不要告诉我因为她看上了别人,这会伤害我幼小脆弱的心灵。

可事实上,上天喜欢跟我开玩笑,我怕的事情,往往都成真了。我的第五任女友就是因为爱上了别人而跟我分手。

噩梦屡次成真的惨相,常常让我怀疑,我是不是世界上厉害的预言家?

我大学谈过一个女朋友,出了社会,前前后后谈过五个。

任女朋友是我的初恋,对我百依百顺,后被我残忍甩掉,极度伤心中出家为尼。这可不是玩笑,我大学毕业的时候,有寺院来我们校招聘应届女大学毕业生,要求身高大于160,英语六级,能背诵《金刚经》,月薪六千以上,做五修二,每天八小时,下班后不打扰正常的家庭生活。

后面五个都是主动甩的我,个嫌我穷,穷到什么程度,拿的是直板黑白诺基亚,每天的伙食标准是泡面馒头加咸菜,住的是100块四面漏风的廉租房。

第二个嫌我矮,我常常用拿破仑、鲁迅、的例子来安慰她,可她慢慢发现,我真是“没有韩红的命,却得了韩红的病”,有,她消失在了茫茫人海中,没有留下任何一句话。

第三个嫌我没房没车没存款,一次酒后,我恶狠狠地骂了一句:“瞎了狗眼了吗?当初在一起的时候我说得一清二楚,你现在倒嫌弃起来了?”她留下了“对不起”三个字后转身出门。

第四个嫌我不是男人。她是个极度疯狂的女人,常常把我折磨的精疲力尽,时间长了,我腰酸背痛,四肢无力,工作走神,天天吃六味地黄丸也不管用。后来她愤怒地骂我——你这个萎货,第二天,她跟一个很强壮的男人牵了手。

如果生活可以随时洗牌,给我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,我想发自内心地说:我会选任女朋友做老婆,但我的是第五个。虽然她长相平平,也没有多么温柔体贴,但却真的走进了我心里。

我们牵手半年后,有一次她对我说,“跟你在一起我太吃亏了,我睡她的人,花她的钱,消磨她的青春,还不能给她安全感,更重要的是,还没工作。”

之后,她爱上了别人,含泪跟我分手,虽然她新找的那个人比我强不了多少。

说到工作,其实我一肚子委屈。我并不是一个好吃懒做的人,相反,我工作一直很努力。

份职业,是做公司的文员,老板叫我写一篇新闻稿,我写成后被痛批一顿,改了十遍还被检查出有两个错别字,老板怀疑我是个冒牌货,骂我是世界上没用的硕士生,书呆子,瓷锤,我高傲得留下了一句“去”,收拾好包裹就走人。

第二份职业,是做一个网站的美工,老板有临时任务让我加班,我拿着合同给老板看,合同上明明写的是周末休息,凭什么让我加班。老板骂我不识大局,没有团体意识,让我赶紧滚蛋。

第三份职业,是做网络营销师,老板交代了任务,我上了酒桌全忘得一干二净,老板找我要成果的时候,我居然好奇地问:“老板,什么任务?”老板骂我是蠢货。“你他妈才是蠢货,不就是炒鱿鱼嘛,老子又不是没被炒过。”我将手中的文件摔在地上,头也不回地走了。

可生活还要继续,无奈,我做了发单员,快递员,房产推销员,可什么工作都干得很不顺心,直到遇见我第五任女朋友,我借口说自己要找工作,他很理解我,将自己微薄的工资结余一半给我。

半年来,她没有买过一件衣服,没有吃过一次10块钱以上的盖饭,没有进过一次电影院,甚至推开了所有朋友和同事的业余活动。

有晚上,我抱着她,亲热了一番后,脑子里蹦出一个问题:“你当初为什么会答应做我女朋友?”

她轻描淡写地回答:“我觉得你是个善良的人。”

我自嘲道:或许我过去真的是。

分手后,迫于生计,我应聘到一家文化公司做编辑,每天的任务就是写稿,改稿,写稿,改稿……

慢慢地,我发现自己变了。我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不幸的人,枯燥的工作,机械式的生活,家人的失望,朋友的冷落,我一度在思考着连哲学家都解决不了的问题——人为什么活着?

想死,那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,当我尝试着去死的时候,才发现,死真的需要很大的勇气。

我一度站上了楼顶,可还没到边缘,便下意识地缩回了自己的双脚;我跑到火车站,想效仿面朝大海、春暖花开的海子,可一听见轰鸣声,两腿便不听使唤;我跑到郊外,在一棵很高大的柳树上拴好了绳子,可刚套在脖子上,我又尿了裤子。

我多么渴望能爆发一场战争,好让我做一个古代的勇士,拿着剑死在冲锋的路上,也不枉这男儿身;或者世界末日马上到来,让我在死的时候看到众生的脆弱和平等;也或者让大地剧烈颤抖,从地心撕裂出一道伤口,将我的所有埋葬。

002 一群人的狂欢

不在磨难中灭亡,就在磨难中变强。

可是,我既没有灭亡,也没有变强,而是还在重复机械的生活中虚耗着时日,但我有了新的消遣,我渐渐爱上了迪吧,舞厅,酒吧以及一切可以让我麻醉的场所。

去那些地方,并不是因为我好色,也不是因为我渴望一夜情或者艳遇,而是,我能在一群人的狂欢中忘却现实的痛苦。我和他们一样,都是这个城市中一群失意的人,用超剂量的自我麻醉,发泄着心中的不满。

就这样,三年过去了。

上帝关上了一扇门,就会为你打开一扇窗,三年行尸走肉的生活,锻造了我一双火眼金睛。

嗨,火车站摆摊卖钱包那大妈,你就别装了,招揽生意就招揽生意,干嘛还遮遮掩掩的。

嗨,前面这个屁股夹得紧紧的、被榨地皮包骨头的帅哥,你一定是某个大酒店的服务生吧?你背上这重重的一包,都是六味地黄丸吧?

嗨,门口这位美女,瞧你这吃香蕉的姿势和动作,我就知道,你一定不简单。

嗨,这位在人群中老盯着美女下身看的帅哥,你带的一定是红外透视眼镜吧,怪不得你的裤子顶起了那么大的一个包。

……

三年来,我麻木了,以前讨厌的一切,现在却在肆意享受。

大一上大学回家的时候,我在车站附近租了一间便宜的宾馆,后来突然进来一位只穿着三点一线的美女,“帅哥,100块,不贵的。”我吓得拿起包拔腿就跑,多花了10块钱在网吧过了一夜。

大二的时候去迪吧跳舞,过来一位染着黄色头发的大眼睛美女,她突然跑过来拉着正在跳舞的我说:“帅哥,你是次来吧?”我吓得脸色发黄,二话不说就冲出了迪吧。直到后来我才听说,熟女也喜欢青涩纯男。

大三下学期,一个师兄请我去KTV唱歌,300块三小时,刚进去后,进来一排穿着暴露的美女,领班的告诉我,看上了谁就让谁留下。我惊出了一头冷汗,师兄说额外的钱已经付过了,让我自己选。我突然装作肚子疼,出去以后在街上溜达了三小时,之后和师兄一起返回学校。

如果这些事都发生在现在,我一定会做出完全不一样的选择,至少不会惊慌失措。

这,我下班后又准备去附近的迪吧狂欢,走到了迪吧门口,想买包口香糖,一摸兜里只剩下10块钱,突然想起,我上个月的工资就剩这一点了。离下次发工资还有2天。

10块钱进不了按摩店,10块钱上不了麻将桌,“真他娘的倒霉。”正好我旁边有家福彩店,索性撞个运气。

“老板,机选五注双色球。”

“小伙子,给你票。”

我一摸兜,10块钱不见了。啥倒霉事都让我碰上了,怪不得刚刚有人朝着我屁股上摸了一把。

没钱,怎么办?

跑。

我拿着彩票冲出了拥挤的人群,回头一看店主没追出来,我亲了一口彩票:“明天能不能有饭吃,就看你了。”

怀着一夜暴富、小富、小资,至少有饭吃的梦想,我回到宿舍什么事情也不干,就专心地等待着开奖。

“靠,一个号没中!”

上帝为什么要折磨我,不中就不中,为什么偏偏有一组号码,每个数字都比奖号大1?有这么折磨人的吗?

愤怒的我将彩票撕碎扔进了垃圾桶,鞋也不脱,就这样上了床。

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毫无睡意,我下意识地朝床上摸了摸,这么多年来,每天晚上休息,都有一个或娇艳或温柔或平淡的女人睡在我身边,我习惯性地伸出自己的胳膊,让她们枕着睡。可如今,空荡荡一人,一切的摆设都显得格外单调。与从现在开始就来到的断粮相比,这种寂寞和孤独,更加让我蚀骨般的疼痛。

我又开始翻身,面向墙壁的时候,一副色彩斑斓的画映入了我的眼帘。这是我跟第五任女友牵手后的次缠绵中,她趴在我的身上畅想未来时的设想。她说她想跟我白头偕老,生老病死,不离不弃。她想给我生两个孩子,一儿一女,想好好攒钱,等钱攒够了,就盖一栋二层小洋楼,然后院子里种上各种果树,每天都要跟我在树下接吻,直到生命的凋零。

画画是她日常的爱好。缠绵过后,她拿起画笔,铺上了纸,开始画画。画上有一男一女,各牵着一个孩子,有蓝天,有白云,有池塘,有二层小洋楼,有各种花花绿绿的果树。

看着这幅画,我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肆意洒落,滴滴答答。

画还在,人已非。

这幅画上的憧憬不知道有没有实现的可能,但现在有一点已成事实:或许此刻,他正躺在别人的怀里,拿着笔又开始画起了他们的未来。

我真的很想她。我们似乎在这间简陋宿舍的每一个角落亲吻过,抚摸过,她每天都吃我的口水,我每天都会搂着她的腰。

她虽然不像我第四任女友那么疯狂,但那种妖娆的温情美,却让我一辈子也无法忘记。每天晚上,她都会趴到我身上,她不会激烈地运动,也不会歇斯底里地嚎叫。相反,她像一只温顺安静的小绵羊,一个吻,一句话,足以让她动情。

她说,她只是想被充满,想和我融入在一起。我们说着甜蜜的情话,不知不觉进入了梦乡。但持续高涨的激情,以致于有时候我们都醒来了,却发现还融地那么深。

这情景仿佛还在昨日,可身边的人,却已没了踪影。

如果注定是个过客,却为何要在我的生命中留下那么多的故事?如果注定是种折磨,却为何遗落在我困顿和迷惑的年纪?

这一刻,我已经不想去恨水,我想纵身跳进一口深井,让冰冷的井水洗去我身上的忧伤,也或者,将我彻底带入地狱。

人若没了直觉,就不会有悲伤了吧。

003 没有人能懂

后来,我睡着了,第二天醒来,我拼命地想,却怎么也想不起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。

我是被自己的电话声吵醒的,迷迷糊糊拿起来一看,竟然是老板打来的。再一看时间,中午12点了。

这时候我才想起,昨晚竟然忘记开闹铃。

我知道老板的脾气,不接他电话,所有的损失都是我的。“昨天给员工每人发了200块福利,你不接我电话,这不怪我。”,“你知道你耽误我多少事吗?这次损失可大了,你一辈子赔进去都不够知道吗?”

接了电话,老板用近乎精神病的语气说道:“你怎么还不来上班?我告诉你,你今天的工资都要被扣掉,要是再不来,今天就算旷工,加扣两天工资。”

虽然是在电话里,但我能想象到那扭曲的表情。

一分钱难倒英雄汉,抱着试一试的态度,我非常卑微的恳求道:“老板,你看我一个堂堂硕士生,一个月累死累活,薪水才2000元,我可能是这个世界上的硕士生员工了,现在房价涨了,我那破房子一个月要500块,饭价也涨了,我就算两顿少要也600块,交通费要200块,话费要100块,抽烟要200块,还要给同学随礼,偶尔还要添置几件衣服……”

老板像只疯了的狮子在撕咬已经受伤的野牛,“都快穷成叫花子了,还抽烟?我给你说,你的工资必须扣,要不然别的员工会有意见,还有,我劝你尽快赶回公司。”

老板哪里懂得,要是有女人的时候,我可以做到不抽烟,但没了女人,烟就是我的知己。

这种知己的感情,没有人能懂。

老板一直将我视为食之无味、弃之可惜的鸡肋,辞掉我吧,毕竟我是个硕士生,起码能为编辑部装点门面,“你看,XX编辑部可厉害了,竟然有大学毕业的硕士生”,可用我吧,好像我干的工作总是不能让她满意,“你这硕士毕业证一定是伪造的吧?”

就在这种纠结中,我浑浑噩噩地混着日子,老板死掐硬扣地给我发着工资。虽说是两千,但这么长时间以来,我拿的多的是1987块钱,那13块为什么扣掉,我不知道,也从来没问,如果去问的话,我觉得会伤了我作为一个男人的尊严。

尽管在很多人眼里,我已经没有任何尊严可言。